中二究竟为何想要拯救世界 

大概因为这几天面试的频率太高了,所以整个人都处在一个强压的状态下,很糟,糟心、糟糕,然而这个程度也只有我自己才能体会。
首先自然是迷茫,明知道不是自己喜欢的职位,仍是去应聘了。为什么这么做,说实话我也不知道,面试的经验对我来说可有可无,是否真的很想得到这份工作,说实话也欲望不大,但还是会去,戴上那张热情外向看起来能干的面具,说着听起来诚恳的话,回答各种刁钻奇怪的问题……究竟为了什么,想要什么,我至今还不明白。我想我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明白了。
然后是突如其来的巨大空虚感。说来也很微妙,面试前和面试中我都丝毫不紧张,本身就是毫无准备去应试的,就是做好了随机应变的打算,所以几乎没什么意料外的东西。但是在结束之后,却往往会有一阵很可怕的空虚袭来,不知道身在何处,不知要回到哪里。就好像……迷失了一样。
变得不像我自己。
活着的实感越发稀薄。

这是一桩无法与人倾诉,却又可怕到令人崩溃的事情。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希望一切可以就此打住,不要再有明天,把无法预测的未来消除。

听说这一周都要下雨 

一边想着再不填坑就又要把梗忘记啦(其实已经忘了好吗)一边无法停下摸鱼的手……
之前被三次元的事稍微折腾了一下回头发现有几本本子忘记割了现在切了心好痛………………不过还好今天下午割了一大块。
待业青年你冷静点行不行——不行(即答)。

今天看小自行车20话被金链条秀恩爱秀得双目尽瞎,你们为什么还没结婚!烧!
结果饥渴地去搜了半天的文,好少……

本来想着是不是要把blog并到lofter里去,最后还是放弃了。
轻博客的功能毕竟有限,虽然博客也没用多少功能,但……大概我对废柴兔还是很长情的吧。


找工作真烦啊,哎。

17 

下午的时候反复思考着一个问题。
如果把自己关起来,提供生存所需,但是断绝一切与外界来往的可能性,到底可以坚持多久。
会像斯德哥尔摩一般地适应,还是说发疯。

无法想象,但是很想尝试。
one step 

花掉了几乎一半的勇气,终于是和老板说了辞职。
说实话,对我来说这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嗯对现在的我。
但不管怎么说,好歹是做到了。

一下子还没适应,需要一点点世界。

试着开始列计划,脑子越来越不好了以后,要做每一件事都变得缺乏勇气并且吃力了起来。
这是一种自我改善和修复的方法,我想或许是好的。


总之,先试试看吧。

副流煙 

很多时候真的会搞不清自己到底行不行,这和自信没什么关系,即使别人在其他方面认可了你,你本人也觉得行,但是在毫无涉足过的领域,第一次仍旧会不安。
说白了就是向前一步的勇气。
因为不知道即将面对的是什么,哪怕过去那些路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地过来的,但你永远无法说有把握搞定这一次。
谁都不知道会在哪里跌倒,跌倒了能不能站起来。

谁都怕摔,谁都怕疼,不是吗。

下午随机到一首歌,很喜欢某首的第一句歌词。
あさきゆめみじ永久に、嘆きもせす。

说说容易,做起来谈何容易。
如果逃避现实真的管用,早有千万人在我之前就逃到了天涯海角。
退路这种东西,本来就是自欺欺人的安慰而已。

向前一步走 

公司小年会的时候中了象印的电热水壶,其实刚好之前也是长草了,当时就吃了三斤,有种2014要开运的感觉……特别不真实。

推荐一下《潜水钟与蝴蝶》。

然后最近把IWGP拿出来打算重温一下,其实谈不上多喜欢这套,只是我记得当时看得很囫囵,也没怎么发掘CP的奸情,所以打算上下班的时候打发下时间。
稍微有点无力。
身体越来越糟了。
精神也是。

想改变又害怕改变,我的确是很缺乏那一丁点儿的勇气。

Q&A 

电脑越来越不行了,但是去年割肾太严重,暂时换不起……
拖一天算一天吧OTL。

突然有点想不起来最开始是为了什么写博客的。当年中二,思想也很中二,虽然现在的我也和那时候一样中二,但是在想要发泄的内容上多少有了差距。
那个时候多半是晦暗的青春潮骚吧。
因为没喜欢过什么人,所以即使是和一部分少女一样开始了早恋,所谓的烦恼说到底是在对那种我无法理解的东西的质疑。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很难喜欢上一个人,我当然觉得我和大多数少女一样,胸怀着春天。
到后来我才发现,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现在仍忍不住要想,到底怎么样才算喜欢。
那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