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out Wings 

之前有人說我的文或許是有“季節病”的←不是指真的病,應該說是一種執念吧。
想來也的確如此。每次開始提筆前,最後設定的一定是故事發生或者所需要經過的季節——春秋的溫潤和憂愁,夏冬的熱烈和悲傷,輾轉反復,時過境遷。

對人物的對話仍然介意。不喜歡看,更不喜歡寫。

語言,不正是一切虛假的開端嗎。
攻殼引用的那句麥田守望者的句子,就是我現在的全部心情。
I thought what I'd do was, I'd pretend I was one of those deaf-mutes.

or should I?

捂住耳朵,封住嘴巴。
然後世界變得如何了呢?

如果只剩下沉默,當所有人都認為我樂觀開朗。
那是我已經徹底失望。
這世上總有無法消除的記憶。
是傷口總會留下痕跡,即使它早就不痛了,或許原本也沒怎麼感覺到痛,但事實是有什麼隨著流掉的血一起不見了。
也不可能再回來了。


真可惜呢,那竟然不是夢。

 
secret

trackback url
http://voiceinside.blog.fc2blog.us/tb.php/422-8b712c8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