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鴉片 
很久不上來之後一下子也不知道應該從哪裡更起。
最近在努力把那些被我放置play的遊戲啊小說啊動畫啊一點一點補起來,就是進度還是不盡如人意就是了...

習慣總有其可怕之處。
作息時間、咖啡、普洱、上班路線、慣用手、聊天字體、說話語氣、生活方式、表現人格。
習慣得久了就要產生依賴,依賴久了就不願改變。
但習慣和上癮又有些許區別,質變的關鍵大概就是喜愛了。

大學畢業之後的階段里,我扔掉了一些習慣,又養成了一些習慣。
沒有好壞沒有對錯,影響的只是這樣或是那樣的態度罷了。
卻是令人唏噓。


這段時間做夢的次數多了起來,不過所幸那要命的清醒夢倒是不太發生了——至少不用起來以後累得半死。
夢的內容於是說是暗示,倒不如說是我想要壓抑或是逃避的東西的集合。
毫無轉彎的夢,把自己不敢面對的心情全盤托出,簡單直白,就好像是在告訴我還是別再掙扎了,自欺欺人這種事是不可能完全成功的。
醒來就會覺得真是輸得徹底。

在夢裡大哭。
哭到逐漸清醒,知道自己正在夢裡哭,卻不願停下。只是試圖讓本人捂住嘴,這樣也不用擔心現實中的我是否會發出聲。

這樣聽起來好像有點病態。
但其實人類的精神沒有那麼脆弱,我的情緒也並不糟糕,沒有需要改變的地方。

定要描述的話,不過就是,
茫然若失。

 
secret

trackback url
http://voiceinside.blog.fc2blog.us/tb.php/449-f2b78da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