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司匹林 


我多麼希望,世間萬物,就此停下。
帶著有你的景色,呈現出最初始的模樣,來不及開始,沒閒情結束。
那是最令人安心的,被包裹著的狀態。

拋棄的回憶,忘卻的時光。
刻下來的一千多個日日夜夜,你丟在哪裡,我藏在哪裡。

殘酷又溫柔的四季,從來都只是悄悄地來,靜靜地走。



人的記憶,大概就是爲了承載靈魂而存在的吧。



 
secret

trackback url
http://voiceinside.blog.fc2blog.us/tb.php/452-a7e051e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