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你而生 

說好不看Q的劇透的,結果最後還是沒摒牢...
剛好又有人放個了不完整的槍版,就把彈鋼琴、房間對話和爆頭的三段看掉了...
手不聽使喚地一直在repeat,結果反反復複看了好幾遍,接著整個人都不好了。

看完第一感想是,尼瑪啊臥槽啊,14年換來的就是這麼一個再爆頭?
再看幾遍彈鋼琴的部份和房間里的對話,突然覺得胸口像被人攢緊一樣痛,之後熏用隆基努斯貫穿自己兩肋的時候,感覺就好像要靠這份痛來讓真嗣記住自己一樣。
或許熏就是一個克服了所有缺點的另一個真嗣,但是就好像我對金時的理解那樣,這一生只可能對一個人產生興趣,他的眼裡只有一個人。

很久沒更新正經的內容了,所以一邊貼點TV版截圖一邊來說好了。





二周目的時候我一點也不喜歡真嗣。我覺得他懦弱,沒用,任性,自私。總之就是個熊孩子,無論是TV還是劇場版的結局都讓我覺得不適。
那是高中時候我的真實想法。

這次看卻對真嗣寬容了不少。
當然首要原因是自己這幾年雖然可能沒太大長進,但多少還是有成熟一點,於是就可以更多地站在真嗣的角度來認知這個角色。

比較隨便地總結來說,真嗣大概是一個從小缺愛,於是形成了一種一味逃避、封閉的、十分自私的性格和處世之道。
為甚麼在駕駛了EVA連著消滅了好幾個使徒之後還是那麼廢柴?
這難道不是全人類的英雄,一次又一次創造了奇跡拯救了世界的英雄嗎?
但是英雄通常都無法自救。
更何況真嗣還是一個被趕鴨子上架的英雄。



這個世界對真嗣是略顯殘忍的。

不是因為“你很厲害,所以由你來駕駛EVA”,這樣的理由哪怕是真嗣,也是有可能會接受的。但是他卻被告知了真相,“非你不可不是因為你有技術,而是因為只有你複合條件”。大人聽了況且都會不舒服,更何況一個孩子?
讓人去做搏命的事情,卻連一份鼓勵都吝嗇給予。
沒有認可,沒有誇獎,要讓人如何自信,如何不自卑?
但是真嗣堅持了下來,一次又一次地。

就像片子里說的,他或許也是把自己的存在意義、活著的價值寄託在了EVA身上。但是誰又能說這種想法是錯誤的,是幼稚的呢。
這樣想的話,真嗣其實並不是個完全懦弱的人。
他依然想證明自己,證明自己的存在。


再來說渚カヲル。



初次見面的場景是我超級喜歡的一段。
奇怪的歡樂頌,火燒一樣的夕陽,畫一般的相遇情景。
不知道我是不是一個人,熏和真嗣的第一次對話和其他人給我的第一映像完全不同。

怎麼說呢,應該說特別的安心吧。

他是一直帶著笑容的。
不防備他人,也讓他人卸下防備。

不談任何目的,只是最最簡單的自我介紹,讓對方用親切的方法來稱呼。
這本該是最最基本最最正常的交往步驟,別人卻都沒有做過。
所以連我都為真嗣感到高興,簡直就像是命中註定。



所以我覺得後面的情節全都合情合理。
熏的喜愛簡單、真誠,這無關性別,只是純粹的喜歡。
我也相信真嗣會喜歡,儘管可能當時他仍有些無措。



一個對人類產生興趣乃至愛慕的使徒,帶著身為使徒的驕傲,簡直癡漢一樣地去喜歡、愛一個普通又彆扭的人類。
這難道不就是補完嗎?
一個人心理的空缺必須由另一個人來補。熏給真嗣愛,真嗣也一定可以給熏活著的意義。



只是奈何,相遇太短,離別太長。


使徒註定要被消滅,這是劇本里寫好的。無論是司令的,還是導演的。
有一句俗話叫做失去了才知道珍貴。




過去真嗣從未得到過,所以也不會懂得失去,是無法補完、無從補完的。
現在他得到了,又失去了。
便意識到了自己卻的那一塊是甚麼。
擁有了被愛和愛的記憶,才會有快樂,才會有悲傷。

但是以這樣的方式,又何嘗不是另一種殘忍。


也許逃避一下,也沒甚麼不好的。這並沒有對錯之分。
庵野各種各樣的結局,我猜想也是想把這種想法傳達出來吧。

這不是jump,不一定必須是一個勵志的故事。
我也暗自希望,像薩川那個被扼殺的兩份初稿中有海水裸泳的那一篇所說的,“如果和你一起溺死就好了。”
或者一起逃走。

生物都會有害怕的事物。
那麼偶爾逃避一下,也沒甚麼大不了的。


尤其是當有人握住你手的時候。



 
secret

trackback url
http://voiceinside.blog.fc2blog.us/tb.php/463-caad6db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