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白昼 

又梦到那个人了,像从前一样。
半清醒地和他对话,他会说他的近况,可是我一句也听不见。

为什么呢。
为什么一定得是他呢。
在梦里的时候,一边装模作样地交谈着,一边反复问着不知醒了几分的意识。
不甘心?还是不舍?
还有什么无法面对的情绪吗?

明明只要睁开眼睛就可以醒过来。
为什么放弃了呢。


所以说我讨厌做梦,哪怕不是噩梦。
只剩清醒梦的日子,好想结束。

 
secret

trackback url
http://voiceinside.blog.fc2blog.us/tb.php/501-9a7488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