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do 

一直有纹身的念头,但是因为怕疼,就从来没去尝试。
而且我也觉得,像我这样喜新厌旧速度极快的人,对什么图案都不会抱有长久的热情吧。

总是说自己什么时候都可以戒烟,只要我乐意。
但现在搞不好也有点依赖了。
虽然想戒还是可以戒,但是似乎没有那么强烈地欲望。

还是时常会觉得沮丧。
孤独。
胆怯。

时不时想要逃避现实,却连逃避这件事本身都想逃避。
很没用吧。
的确就是那么没用。

存在价值什么的,还真是个无聊的话题。
比玩笑还不如。

你在我眼里一无是处。
我也一样。

 
secret

trackback url
http://voiceinside.blog.fc2blog.us/tb.php/508-3e349130